很少会见到大排长龙的情况

2021-05-25 09:44

除了打击号贩子,为构建公平高效的就医秩序,北京不仅将取消医生个人手工加号条,同时,在今年年底前,北京市属22家大医院还将全部取消现场放号,改为实施非急诊全面预约。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2016年年初,一个外地女孩怒斥号贩子的视频在网络上火速传播,将“挂号难”的顽疾再度暴露在公众的视野当中。此后,北京市医疗管理部门联合公安部门开展了针对号贩子的打击行动,效果有待观察。

在澳大利亚,挂号看公立医生是免费的,上门挂号诊治也是免费的。胡方介绍,由于澳大利亚采取了免费的全民医保制度,挂号看公立医生是免费的。哪怕像上门到家来进行诊治或者住院开刀,这对谁都一样免费。所以这也不需要在挂号的时候对一些特殊群体采取什么特别对待。但是在交税的环节却是另一种状况,澳大利亚人的个人所得税当中包含用来支付医疗保险费用的这一部分。不管在交个人所得税的时候,按照收入阶层比例交给政府的医疗保险部分或多或少,你享受的平时的免费就医服务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完全一样。因此,澳大利亚政府的医保制度偏向保护低收入者,低收入者或者无收入者并不会因为没有钱而不能去诊所挂号看病。

其实,从2015年6月18号起,北京市医院管理局就在北京儿童医院试点非急诊全面预约。除急诊病症外,患者均可通过手机app、微信、电话、网络、现场自助机等预约就诊。

李涛介绍,新加坡的医院分为私立和私立两种。一般来说,普通的病症首先去社区门诊或者社区医院做检查,只有在必要的情况下,医生才会把病人转到专科医院或者公立医院。在新加坡看病都需要预约,没有预约即便去公立医院也只能挂急诊的号。普通门诊都是留给已经预约的人士,不过即使挂了急诊的号,也不代表马上就能见到医生,接待人员会根据实际情况安排就诊的顺序。如果情况不是很危急,可能待上一整天也见不到大夫。听起来似乎很麻烦,但事实上在新加坡看病,只要提前给医院打个电话,实名预约报上自己的身份证号码,叙说病情,就可以预约看病。这比自己去医院挂号方便多了,新加坡提倡民众首先去社区门诊看病,而不是动不动就往医院跑,这在很大程度上分散了大医院的压力,所以在新加坡的医院里面基本上见不到大排长龙的情况。

《全球华语广播网》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说,俄罗斯人没有就诊挂号的概念,病人先去医院一个类似挂号的地方预约,对方会给一个单据,注明可以在哪一天几点钟来看哪一位医生。约定的看病时间一般不是当天。

取消现场放号,能在多大程度上解决挂号难题呢?在其他国家,又是如何解决看病挂号问题的?《中国日报》亚太分社记者李涛介绍,在新加坡的大医院,很少会见到大排长龙的情况。这一方面得益于电话预约挂号的推广,另一方面,也是由于社区医院显著的分流功效。

那么,在这些诊所看病,挂号难不难呢?答案是否定的。电话预约使人们看病不仅方便,而且更加高效。同时,诊所甚至还提供上门挂号门诊服务。胡方介绍,在澳大利亚挂号并不难,通常人们在去诊所之前都会习惯给诊所打一个电话,预定和医生会面的时间。如果不想在诊所等待,准时去就可以了。另一方面,由于社区诊所或私人诊所的服务区域都比较小,一般就面对附近几个社区的居民,所以往往在诊所里挂号排队等候的人不会太多,再加上很多人都是根据预约的时间上门,进一步减少了排队等候人的数量。如果在营业时间之后需要医生服务,也可以致电要求医生免费上门服务。

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透露,澳大利亚的医院通常是不设立门诊挂号的。医院仅仅提供急诊和重症患者治疗的地方。所有的挂号门诊服务,散落在各个城镇的社区医疗中心和私人诊所内。

据报道,针对有老年人担心不会使用各种电子手段进行预约挂号,对此,在目前医疗机构的预约手段中,也有现场预约的方式,医院设立的现场自助挂号机前,有导医进行指导,帮忙不会使用自助机的患者及家属进行挂号;此外,患者也可以通过社区转诊、医联体内转诊等多种方式预约到市属大医院的号源。

张舜衡介绍,俄罗斯实行全民免费医疗,挂号不存在收费问题。俄罗斯甚至用宪法保证每位俄罗斯公民均可在公立医院享受免费医疗服务。由于俄罗斯全面继承了苏联的医疗体系,所以实行分诊制度。病人必须去与其医疗保险卡号挂钩的公立医院看病,才能享受免费医疗服务。如果下级医院认为,需要将病人转诊,才能把病人转到更高一级的医院。这样高级医院就不会面临同时出现太多病患挂号的问题。与此同时,各个医院的预约门诊系统也较为完善。将需要挂号的患者按来源进行分流,比如有商业保险的病号可以直接打电话给保险公司,保险公司会按照投保者病情来搜索当地医疗资源,并帮投保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在医院挂号,并将挂号的具体信息用电话或短信的方式通知患者。对于急病、重病患者可以直接拨打急诊电话,对方首先会大致了解一下病情,判断是否需要派急救车,如果派急救车,车上一般配有一个医生,两三个护士还有简单的诊疗工具。随车医护人员会对病人进行现场检查,然后联系并确定哪一家公立医院能够收治,将患者直接送入医院治疗,无须担心任何医院挂号的问题。值得特别注意的是,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一些俄罗斯医院和地方政府部门联手推出网上挂号平台,以保证公平性的同时,还能保障真实的老年人、残疾人能够得到优惠的政策。